(專科時代的我,多瘦啊...) 

很多很多年以前,畢業沒多久後,不經意地翻到了一直放在書桌墊子下的一封信,在我專科畢業時,我最敬愛的老師所寫給我的祝福信。說是祝福,倒不如說是一種情感的容納,這裡面,包含了種種值得去回憶的,屬於我的青春歲月。

馬上,我就寫了 封信給老師,很想告訴他,再次閱讀著這封信,就好像也同時閱讀到了豐富的過去。一直都很感謝,在我的生命中,竟然可以有這樣的老師,像是家人、像是朋友般的陪伴我及掛念著我;也很感念,在那段時間裡所經歷過的一切讓我的年輕歲月更值得。

專科時代,是我人生一段很美妙的時光。

 

那些年,我很單純、很認真地在經營著我所有的生活:認真地捧著書,也真的拿到了全校第一名畢業,並同時考上插班大學,對外謙虛表達自己的幸運,但心裡著實有著小小的榮譽感與自信;認真地談了校園戀愛,雖然結果不盡理想,但也增加了些許人生經歷及品嘗了酸甜苦辣;認真地維持友誼,雖然偶有意見不合或爭執,但結果是產生了幾位情同家人的好朋友;認真地大口大口吃東西,仗著自己年輕,不忌口的狂吃排骨飯與水煎包也沒胖,還是清清瘦瘦地畢業;認真地融入文學藝術世界,總是幻想自己有一天也可成為大文豪;認真地爬爬方格子,那時心境透明純淨、情感豐富自然,因此下筆如行雲流水,也因此為自己累積了不少作品與校刊版面。

這就是那五年的我,曾覺得自己,就會這樣充滿浪漫情懷與熱情地對人生認真下去。

還算順利地念完大學與昏頭轉向的研究所,成為社會人後,心境變了很多,不完全喜歡這樣的轉變,但也試著在接受,並尋求新的平衡點。看了老師的回信,我知道我唯一不變的地方,應該也就是老師所說的,赤子的熱情與執著,我想這是真的,因為我還會開心的大笑與大哭,也還會認真的聽聽自己的聲音與看法,更重要的,我沒有,沒有放棄寫作。或許我的筆觸已不像往日那樣瀟灑與外放,在下筆時,也因為年紀與經歷的增長而不時地會有所考量,但我盡力地維持我內心所想表達的,對生命的看法

 

老師說:人長大了,膽子愈來愈小,愈來愈擔心什麼事會發生,考慮得愈來愈多,這些,人稱深謀遠慮、設想周到,原來,對人謀略與智慧的讚美,其實是人墮落後、衰老後的描寫。

我竟老的如此快?怎麼真的膽小了起來?愈發覺得自己好像設想周到,結果其實只是自己懶惰與害怕的藉口,我承認,這就是我,那五年過後,近五年的我。在青春與成熟間,搖擺不定,不想認作自己是大人,但也不敢大聲說自己還是個孩子。這就是我,沒什麼!

那時,老師剛過40歲沒多久,他說這半年生活有些空虛,卻也有著充實、自得與成就感,最開心的,莫過於仍可保有純真的熱情。我想,這就夠了吧!在我們忙碌的外表下,對人類及生命都還能有感覺,即使我對許多事情仍不自覺地感到冷漠,但這也是一種感覺,讓我逐漸清楚地認清自己生命的重點,我仍然是個不夠勇敢的人,就如我所說的,在我生活中,小小上班族的角色佔了我人生大部份的時間,很多時候,我必須要推自己一把,才知道要往前進,我心甘情願去接受這樣的道路。

可是,在我的同學告訴我,他看了林語堂的京華煙雲後,我不經意地想起從前被小說包圍的我,京華煙雲,我國中就看過了。我的國文造諧其實不好,成語也不會說,也不懂什麼文人歷史的,但我知道,我也可以把林語堂的另一本書拿出來看,從他精煉優美的文句中,我找到另一個角色,這個角色,比較接近原來的我,喜歡複雜的思考及單純的生活。常坐在對面的早餐店看著外面的藍天變化色彩,都是藍色的,卻依然讓人覺得多采多姿。這也不既是單純又複雜嗎?

 

那些年,我曾經很認真的青春無畏過!

 

延伸閱讀: 

<嘀咕>世俗的聚會話題

<嘀咕>迷失

<嘀咕>再見了,充滿感謝的2013

<嘀咕>自己的生活真的比別人糟嗎?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ndy的後花園 的頭像
Mandy的後花園

Mandy的後花園

Mandy的後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